无现金社会将让我们活在老大哥监视的眼皮下?

2014 年,欧巴马政府昔日的第一把交椅 Cass Sunstein曾在专栏中大力提倡无现金社会,理由是这能够大大减少街头犯罪。凯斯表示,经过研究他的团队发现福利发放时採用电子给付转帐系统能够大大减少犯罪率。

在新的 EBT 系统里,受益者可以使用金融卡,不用再每次都把支票兑换成现金。这也就意味着相对贫困的住宅区里现金流会比之前少。据调查,一旦街上人们口袋里的现金少了,犯罪率也就会随之降低。

现金流少了,盗窃、抢劫和侵害案或许会少一些,因为抢钱不像以前那幺简单;同时金融卡的推广也能在某种程度上组织人们买毒品和其他黑市商品。虽说有了金融卡人们依旧可以取钱去做违法的事,但正如凯斯在着作《助推》中提出的,稍稍改变环境,略微提高人们违法的难度,犯罪率就会大大减少。

就在 Sunstein 专栏发表的一年后,哥伦比亚大学就有学生因在 Venmo 上交易毒品嫌疑被捕,被判了五项毒品相关的罪名,其中一项包括试图贩卖毒品。学生自称他的同学和顾客都是在 Paypal 旗下的电子支付手机应用 Venmo 上完成交易的。

Venmo 默认每一笔交易都是透明的;要在 Venmo 上付钱或者收钱,你都得写理由。这个程式类似于支付界的社交媒体,你可以看到你朋友之间的交易,有时候还会附有趣的说明和 Emoji。这位贩毒嫌疑人每次都要求他的顾客们捏造一些稀奇古怪的理由,以此来增加自己的辨识度。

如果真要追究起来的话,确实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学生们去 ATM 取钱然后用在违法的事。但去 ATM 取钱的话会浪费时间和精力,而 Venmo 就在你的手机上。几个好端端的常青藤精英就这样把自己毁了。

在无现金社会里,现金会被转换成数字,资讯,电子资金。简单来说,现金将会被资讯取代。

资讯这东西可比闪电还快。它能在一瞬间穿越整座城市、整个州,甚至是国境。它可以流通于任何设备上,手机电脑无所不能。现金会安安静静地躺在银行里,而资讯可不会就这幺窝在你口袋里。

但当这些资讯到处流窜的时候,审核和监视这两个捕猎者始终紧追在他们身后。电子资金当然也不例外。当钱变成讯号的时候,它就更容易被监视和追蹤;当钱变成消息的时候,你会第一时间收到。

2013 年,美国司法部门出台了 Operation Choke Point 计划。该计划主要是为了调查企业和银行的不正当金钱交易,而 2014 年,该计划由于强力反对和阻止发薪日高利贷而频频遭受攻击。表面上,这似乎是在保护员工;但真实用意恐怕没这幺简单。

起初,虽然消费者高利贷确实不利于借款人,消费者的利益也需要保护,但这种高利贷还是合法的。于是司法部门就要求银行和付款处理方遵守政府政策,积极监管和举报高风险活动。如果政府认为某些业务活动「可疑」,银行就必须主动关闭该项目。如果银行拒绝,司法部门就会介入调查。截止到 2013 年 12 月,司法部门合计向银行和 Payment Processor 发了 50 张传票。

在众多对 Operation Choke Point 的反对声中,最响亮的当属拥护持枪权的积极分子们,因为在该项目监管下整个军火和武器产业都被打上了「高风险」的标籤。根据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官网上的定义,烟草、电话行销、色情影片、陪酒、相亲服务、网路赌博、旧币商等等一系列全都属于「潜在的高风险交易活动」,但可疑的是实际上枪支产业是 Operation Choke Point 唯一重点锁定的打击对象。

Operation Choke Point 的反对者们认为这项表面上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实则为政府对于企业的打压。像色情影片等许多目标产业可能确实在伦理道德方面不太符合常情,尤其是像枪支这种问题就很容易上升到政治层面,成为政治家之间的矛盾。一位专家对此表示,堕胎诊所和环境保护组织可能在欧巴马政府的管制下安然无恙,但若是到了别的政府团队手中,这些组织很有可能沦为打压另一方的工具。

在很多保守派看来,Operation Choke Point 是文化战争中的反自由派,也是政府对第二宪法修正法案下的黑手。虽然目前还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枪支是 Operation Choke Point 的第一打击目标,但随着被信用卡公司压制或冻结帐户的武器商越来越多,民怨也依然不断。

与此同时,色情产业也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不受色情片演员都受到了经济制裁,仅仅在 2014 年春季就有上百名成人演员的私人银行帐户被冻结。但 Operation Choke Point 可不会就此作罢。

AV 演员 Eden Alexander 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2014 年春季的某一天,Eden 由于严重的过敏反应去医院看了医生。但由于她的帐号被冻结,药店以为她是非法用药因而拒绝给她开药。据 Eden 本人所说,她在医院遭到了歧视还被拒绝开药。结果 Eden 被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她无法工作也无力养活自己。

Eden 的朋友和支持者们聚到一起,在 GiveForward 平台上开始了众筹活动,为她筹集医药费。Eden 筹到了 1000 美金,但之后群众募款活动被迫停止。GiveForward 给出的说法是该活动违反了付款处理方 WePay 的服务条款:「WePay 条款声明用户不得在该平台上接收任何成人影片相关的付费。」

就在 Eden 收到通知邮件并把这件事公布到 Twitter 上的几个小时后,她由于病情恶化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

在交易、筹款或付费等行为过程中,所有活动都必须要经过 Visa、Mastercard 和 Paypal 等巨头设置的「关卡」。

对 Eden 的遭遇有所了解的社交媒体用户们第一反应是 Eden 又一次遭到了歧视,而群众募款活动之所以被停止是由于她的职业使然。但出乎意料的是,Eden 的某位支持者在 Twitter 上大力呼吁人们给 Eden 捐款,而每一笔捐款她都愿意给对方发裸照作为交换。不过这里有个小问题:WePay 到底是怎幺在 Twitter 上发现这件事?难道他们在跟蹤所有的群众募款活动用户在 Twitter 上的所发的文?

Eden 遭到的经济制裁惹毛了不少她的粉丝和支持者们。给 Eden 募点钱就这幺难吗?如今世界上有这幺多筹资平台,而每年付费转帐相关的手机程式也是一捞一大把。在无现金社会,付费应该比用现金的时候便捷而且有效率。

然而仔细想一想,这些程式和服务为何会如此之多,政府却没有任何异议?事实上这些程式的数量之多恰恰说明了为什幺 Operation Choke Point 计画能够实行。所有的金钱交易都会经过三个阶段:卖家,处理方和银行。而在这样的流程中,一切交易最终都逃不过 Visa、Mastercard 和 Paypal 设置的关卡。而这样的「关卡」也正是 Operation Choke Point 计画名字的由来。

「关卡」机制并不全然受政府管制;事实证明有时候它会向非法的要求做出妥协。例如饱受争议的 WikiLeaks和 Backpage 网站也遭到了经济制裁。只需稍微施加一下压力,那些眼中钉就只能看着自己的银行帐户被冻结。Operation Choke Point 本就是加大版的裁量机制,这种倾向也更为严重。

Eden Alexander 从来都不是联邦政府重点的打击对象,而她重病住院这个结果也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Eden 之所以被经济制裁,就是因为她中了 FDIC 的枪:「色情影片」、「债务合併诈骗」、「暴利产品」这三条,Eden 不是符合,就是有嫌疑。

但 WePay 对此作出的声明却进一步强调了 Operation Choke Point 计划和 Eden 募款被停之间的因果关係,也让我们看到了这计划能造成多大的影响,或者说祸害。「由于相关政策,WePay 不得不加大对合伙人及信用卡网路的审查,尤其是对于成人内容。我们必须执行这些政策,不然我们将面临巨额的罚款或是成百上千的业务被迫中止。这些政策让 Eden 的处境雪上加霜,我们对此表示非常非常抱歉。」WePay 代表人在声明中写到。

在今天这样的资讯时代里,政府的「家长式作风」也比昔日更直接和强制性。与之而来的后果就是群众的不满和政府人性的丧失。看看 FDIC 列出的「高风险」产业列表就知道,其中有诸多违法行为,却也有很多是明明合法的活动:赌博,烟草,成人片等等。

总体来说,电子给付转帐系统还是利大于弊,尤其是对于那些靠着发薪日贷款和现金过日子的人来说着新系统简直就是莫大的福音。但在某种程度上,新系统却也让政府更为强大,更方便政府施压、监视和审查我们的每一笔交易。

可以确信的是,无现金社会将为我们开啓一个充满约束、监视和压制的世界,而美国的穷人们早已受够了这些。

电子给付转帐系统把最穷最脆弱的人群首先推向无现金社会;Operation Choke Point 将会进一步利用无现金社会,推行其支持者们所谓的「消费者保护计划」,而批判者们把它视作政府打击非法行为的幌子。审理机制已经影响到了整个社会。FDIC 通过给产业打上「高风险」的标籤来施加压力,甚至打压合法的交易活动。而最后恶人要让 WePay 来当,WePay 不得不决定组织 Eden 的募资活动。

Eden 成为了「无现金社会」的牺牲品之一。随着电子支付的普及,瓶颈这样的审核机制也变得越来越重要。而我们也因此确信,我们 迟早会步入「无现金社会」,所有的金钱交易都会记录在资讯系统里,管理者也更容易监视我们。Eden 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绝不是最后一个。如果要根据官方对 Operation Choke Point 的说辞来解释的话,那就变成了消费者保护计划害惨了 Eden;这显然是一派胡言。但消费者保护和打击违法行为本就是一家:它们都是「家长式管理」的产物,尤其是对穷人的管制。特别是当政府打击违法行为的时候,最大的受害者还是穷人;因为社会对他们的道德要求更高,倘若他们试图逃避,他们就会因此受到惩罚。比如福利受益者必须要接受又羞辱又费时间的药物检测;女性走过红灯区的时候,她们可能会因为钱包中有保险套就受到骚扰甚至逮捕。

穷人早就受够了监视、控制和限制,而在无现金社会中他们的处境还会更加艰难。对于最需要帮助的人们来说,我们的新社会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过当然,无现金社会的推行会影响到所有人,不仅仅是穷人。这也就是为什幺反科技自由主义派长久以来都强烈反对无现金社会,他们认为这样的社会就是一座电子全控监狱,数位时代中隐私侵犯的元兇。这种恐惧也促进了不少创新,例如 David Chaum 的 ecash、臭名昭着的比特币协议等等。

Chaum 最注重的就是让电子货币躲开有关部门的监视审查。比特币的创造者 Satoshi Nakamoto费尽心思削弱可信第三方终止交易的权力,就是为了躲开 Operation Choke Point 这样的组织。类似的加密电子货币正在试图在无现金未来社会中开闢出自由的天地。

但加密电子货币恐怕已经没有多少容身之所了。相信你也听说了近日 ecash 遭到打压的新闻。比特币虽然在电子货币中相对比较普及,但有关部门正在加强对电子货币的监管,尤其是用政府货币兑换比特币。这种监管就如同现实货币的监控机制,也正是 Satoshi Nakamoto 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虽说现在加密电子货币还未成为联邦政府的重点封 杀对象,但在付款处理方封锁的时候,电子货币确实可能成为犯罪分子交易的渠道。

付款处理方拒绝处理 WikiLeaks 的交易的时候,WikiLeaks 的组织者们转向了比特币募资。当 2015 年,Visa 和 Mastercard 停止为 Backpage 服务的时候,Backpage 上的那些性工作者们也用起了比特币。

2015 年 6 月,库克郡郡长 Thomas Dart 向各大付款处理方谢了封公开信:「作为库克郡郡长,作为一位父亲,一名心切的公民,我在此希望你们可以立刻终止和抵制 Backpage.com 等网页上的信用卡服务。

Backpage 是个广告网站,但也是传说中「全美最大的援交网站」。根据反色情交易组织所说,Backpage 也是性奴交易的天堂。然而有些性工作者确认为当局不让他们放广告是对他们的一种迫害。「对性工作者来说,在网站上放广告意味着他们可以更谨慎地挑选潜在客户并少出门。研究调查表示,如果性工作者无法在网上放广告并挑选客户的话,他们就不得不出门拉客;这使得他们更难以筛选掉有暴力倾向或是拒绝安全性交的客户。这就会造成性工作者们对皮条客的依赖,也让他们更容易被压榨。」Alison Bass 分析。

然而立法部门或法庭却从未对此进行过探讨。Visa 和 Mastercard 立刻遵循了 Dart 的指示,终止了 Backpage 的信用卡服务,使得性工作者无法在网站上做广告。

金融监视无孔不入,合法权利或保障都形同虚设。

Dart 的公开信和 Operation Choke Point 如出一辙,不过是多了威胁的意思。如果 Dart 走了合法途径、以法律对抗 Backpage 的话,那毫无疑问他会惨败。事实上 2009 年 Dart 就曾以色情广告为由起诉了 Craigslist 网站,结果吃了败仗。虽然 Dart 在信中把自称为库克郡郡长,但身为郡长他却从未对 Visa、Mastercard 甚至 Backpage 实施过任何法律。信中还提到了联邦政府的反洗钱法律和网站上存在的所谓性交易行为,但其行文无外乎都是在煽动群众的恐惧、怀疑和焦 虑。至于是否和 Operation Choke Point 有关,Dart 表示他是在向 Visa 和 Mastercard 请求自愿行为,而非刑事起诉、申诉或是禁令。

当然如果 Visa 和 Mastercard 对此反抗的话,Dart 很有可能会继续「委婉地」威胁这些巨头,就像司法部门向不服从的银行和处理方发送法院传票一样。但由于这两家公司都立刻做出了行动,我们也无从知晓。

2015 年 12 月,伊利诺伊州联邦上诉法院向 Backpage 发出了对 Dart 的禁令。法官 Richard Posner 在文件中抨击了 Dart 企图「滥用职权,以威胁的方式关闭公民表达思想和意见的平台」,此举触犯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在法庭上,Visa 声称「Visa 完全没有感受到 Dart 郡长威胁的意思」,并表示 Visa 对 Backpage 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出于自愿原则。但早在 6 月份,Dart 的传播总监就曾发邮件通知 Visa,声称郡长办公室里很快将召开一场有关 Backpage 和性交易的记者招待会。邮件中写到:「是否要继续向 Backpage 提供服务,这场记者招待会的风向完全看你们的决定。」当时 Visa 员工之间的公司内部邮件曾把 Dart 的这封邮件称为「勒索」。

在法官 Posner 看来,Dart 的手段是绝不能容忍的。Dart 的方法极易被其他官员效仿,像这样「未授权、无管制、不走法律途径、以政府的权势加压将,谴责中威胁政府想介入的活动,以违反伦理道德的藉口强迫对方终止活动。」

虽说 Posner 并没有提到,但 Dart 的这套方法确实从几年前开始就成为了政府官员的标準手段,例如议员 Joseph Lieberman 就曾在美国国务院外交电报发布之前让付款处理方停止为 WikiLeaks 提供服务。

在这样一个政府四处施压终止金钱交易服务的年代,美国法院对 Backpage 的真是我们最需要的。但这整件事件的起因都是 Dart 粗暴又下流的威胁;如果下一次,同样的情况却遇上了一个非自由主义倾向的法官呢?被威胁的那方就只能哑巴吃黄连了吗?

现金从我们口袋里消失,整个美国乃至世界终将会进化成无现金社会。金钱交易的监视将会无孔不入,一切合法权益或是保障恐怕都挡不住有关部门的眼睛。

2011 年 11 月,WikiLeaks 遭到经济制裁后,不久,WePay 创始人 Mark Suster 就在 Reddit 上发布了自己的「Ask Me Anything 」,把自己的公司称为「反 Paypal」。Mark Suster 表示他对 PayPal 早有预备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冻结那些为了做好事筹钱的银行帐户的行为感到非常担忧。

当时离 PayPal 冻结 WikiLeaks 帐户仅过去一个月。于是 Reddit 上评论区里自然就有人问到了 WikiLeaks。

Mark Suster 回应道:「理论上,你可以用 WePay 搞募资,或是捐给别人。在这种事情上我们是尽可能不关注不插手的。我们很自豪我们从未冻结过任何银行帐户,但如果是像 WikiLeaks 这种极端情况的话,有关部门很有可能会强迫我们介入。」

四年后,这家当初如此自豪的公司似乎觉得为重病入院的性工作者募资,属于和 WikiLeaks 一类的极端情况。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无现金社会将让我们活在老大哥监视的眼皮下?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