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访日本的台湾音乐学子,第一次的震撼往往是这些街头的「业余」乐队水準。

在日本,连欧吉桑阿卡贝拉团体都Groovy:

请真的相信我讲的台湾流行音乐的传承与传递,有断层,这是六〇年代「Motown」的部分。

(相关文章:为什幺我们的流行音乐走入困境?)

艺术是没有上限的,同一首曲子,你可以演烂掉,也可以做到这样,问题是我们的教育观似乎一直在教我们只要到下限就很好了,有pass就不错了,有勇气敢于尝试就好棒棒了。

但…那应该是跟学龄前小孩讲的鼓励话语,怎到了大学或成年人,还在做「体验教育」呢?这就是我的意思,日本年轻人早已跨过体验教育的阶段,直接往艺术发展的方向前进了(请不要误会成功成名就、名利双收云云,那是两回事好吗?)

我也不喜欢输的感觉,但是我会去想办法让更多人能赢。这世界有些事情,你得靠争取,但是有些事情,却得靠自己,那就叫实力。 争取可以让你更有培养实力的机会,但是实力,完全没有捷径,只能花时间与力气培养,其他都是虚的而已。加油吧!气要长,体质要调,才能长长久久~

艺术没有上限,但我们的教育一直教及格就好

其实我总是觉得如果很多台湾人看到五线谱就会怕,那表示我们艺术教育中的音乐教育,不是很成功,至于其他什幺简谱六线谱不会看谱之类的,都是一种非正规的替代品,这就表示台湾长年以来的音乐教育已经僵化太久了。应该教导音乐教师的音乐系,一直想要培养出一堆演奏演唱家,但是大部份的出路却是无法进入(也很难有)职业演奏演唱的古典音乐环境。

其实何止古典音乐界,国内很多音乐族群如流行音乐、做场界、基层音教界,对爵士乐的观念与态度,也都是老生常谈似的一直跳针。不懂的,就断章取义,拿啥别人或听说外国人也讲说这种音乐怎样怎样的,其实自己也还是不懂,就继续排斥,故步自封不是吗?

两週前的关键评论网被选文,又似乎受到不小迴响。

(相关文章:日本一个小爵士酒吧 就可以让台湾音乐学生大开眼界)

然而站在个人立场,我是觉得这也是台湾常见的问题,也就是具体的行动是什幺?大家说不上来,但是比着比着就输了,这里也输那里也输,然后大家都在讲对啊对啊讲得有道理,然后呢?

就继续对啊对啊讲得有道理,值得深思值得反省,这距离我所期盼的具体行动,还是太遥远了些…到底是什幺?很简单,就是

1. 民众养成对于爵士乐欣赏的习惯

我说的不是尊重多元之类的,或是单纯指好听不好听或有没有感觉,而是那种「知道要怎幺听」或会「以聆听来尊重创作者演出者」的素养。

2. 本地爵士乐手可以藉由提升自己节目的水準,吸引到更多本地观众的关注

不是老是说在推广推广,结果是想要做「移植式」的推广,到头来怪观众不懂得欣赏云云。

再讲一次,我不觉得这是爵士乐与否的问题,而是我们这国家的民众,对于「音乐」的态度是什幺?或者被引导、教育成音乐应该是什幺的问题,而我觉得最严重的问题往往在于专业的太专业,业余的太业余,中间没有交集的空间,这样就很容易让许多人对音乐的认知扁平化,要不是是休闲娱乐,要不就是钻研深入,该认真的地方不认真,不用太认真的地方又一直认真。

我的观念其实很简单:

你不会在古典乐的环境里头说,因为我们很少演这类的曲子,所以我就算技术不够演奏不够好,你还是要聘请我,而且我是可以被原谅的。

因为对一位受过扎实古典乐训练的乐手而言,就算没听过的曲子,他也具备足够的能力去练起来,而不是技术根本不够却想小孩玩大车,那个核心技术就在「看到乐谱,能够看得懂,就算技术上需要练习,却可以练起来,并交由指挥来合奏」的能力。

所以我真的很不喜欢看到本地爵士或是流行音乐界的乐手,其实是因为技术不够或是认知有限,加上「反正大多数的人不懂」,却可以把「不够好」的辩解,推给第一段,也就是环境本来就很少天天演奏这些,而且人才有限反正还是聊胜于无的心态。

我们当然都知道有天然气管线、有中央厨房、有好厨师、有强大的食材物流、有顾客回流与好评,就能开出一家好餐厅。

问题是当观众连火都没看过,以为那只有在国外或是虚拟世界才存在,甚至羡慕网路上或国外的菜有多好吃有多棒的时候,我们好像得一直钻木取火手搓到血流成河不知要到何时……

艺术没有上限,但我们的教育一直教及格就好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